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亮天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过年好  

2011-02-06 00:55:00|  分类: 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知不觉一眨眼,这年都过了三天了。最近几天一直没怎么上过网,除了偶尔用短信发发微博,基本上就跟网络彻底脱离了关系。连夜半销魂谁人歌的时候,似乎也都在做各种有意思的梦玩。看来,离开网络之后,我是完全可以活得很欢乐很充实的,因为这个年过的简直爽死了。

我在家里扮演的最频繁的一个角色就是“光光哥哥”,带着表弟表妹玩得无比轻松。就连在客厅里抽烟都不用被大人们指责,甚至还教会了包括爷爷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如何玩三国杀。当人数凑不齐的时候,我们就出去玩,吃小时候吃的羊肉串,去小时候去的网吧,来上半打啤酒在KTV里使劲儿吼着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,如果嗓子没劈的话,那么请继续信乐团的《离歌》和《死了都要爱》,直到大家都变成臧天朔为止——这足以说明酒精完全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变成不同领域的艺术家。

带回家的好多书,完全没有时间看,我也不打算带回去了,该送人的送人,该留下的留下。带回家的《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估计也得带回去,四个小时的电影,搁哪儿不能看啊?何必浪费这最宝贵的和亲人在一起的时间啊,是吧。

春晚看了,还行,年年如此,弃之不舍。

整个人的状态也完全发生了改变,我的身体里再也没有一丝不开心的消极情绪,高兴的就像一团火焰。据我分析,这应该是由于最近几天一直和亲人们在一块儿的原因,连晚上睡觉都有堂哥陪——我们俩从四五岁的时候就像亲兄弟一样,每逢寒暑假都要睡一个床然后无限扯淡了。前几年我们夜谈的时候偶尔还会感慨一句“小时候真好啊”,最近几年干脆连夜谈都没有了,他容易犯困,我睡不着……

我们俩这几天干了好多没头脑的事情:比如今天开着我叔的车送他回家,晚饭的时候我陪着他爹也就是我大伯喝了点酒,结果丫又开车把我送回来了(还开错方向了这个笨蛋);再比如昨天去网吧打CS,但是游戏区没地儿了,只好去了顶楼的贵宾区。二十块钱仨小时/人,屋里的摆设除了多两台电脑之外都很像如家。是的,你们懂的。然后我们俩就在这儿叼着烟打了三个小时的CS,以及三国杀online……妈的他怎么不是某某某(中国女明星哪个最漂亮来着)啊?

本来还想跟我爹喝个小酒的,一直没找着机会,明晚的时间也刚刚被预定出去——初中同学聚会。负责组织的哥们儿说了下名单,居然还有一个彻底没有印象的女同学,由于她的名字过于大众化,在人人网上检索也不好使了。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是跟大家偶遇,无比惊喜,这才有了第二次,希望依然能喝到惊喜。但无论多么惊喜,晚上回家还要跟爹妈尤其是我爹交交心——为什么大部分父亲在儿子长大之后都喜欢玩沉默是金呢,我以后肯定不这样。

本来打算从今年开始每年给爷爷奶奶包红包的,但他们硬是给我塞了回来并且继续给了我一个红包,真是情何以堪。给了我妈一个大红包,但是毛熊让我再多给一倍算她头上,这事儿差点忘了,现在我就去准备好,还得小心她在我临走前再给我塞回来。

先写到这儿吧,给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各路朋友拜个晚年,趁着假期还没有结束,该吃吃该喝喝,该玩的赶紧玩,该孝敬的赶紧孝敬,该睡觉的,也早点洗洗睡吧,好时光不多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